山吹色波纹疾走

为我留灯

请求

Krabat: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占tag很抱歉!!实在是要吃土了orz,出钻石王牌御幸一也受同人本,包含泽御+降御+泽御/降御+触手御,可单可打包

p1 触///手x御幸 75R

p2 良心再录5本合志,厚本,200R

p3 降御+泽御 80R

p4 降御 75R

p5 降御+泽御 80R

详情私聊,谢谢各位了!!


占tag非常抱歉!!实在是要吃土了orz......出遥真+我真同人本

p1~p3 遥真

p4 我真

单本价格40R

打包160R送p5两本小册子

详情请见闲鱼

https://2.taobao.com/item.htm?spm=2007.1000622.0.0.bDzttP&id=567962589697

美漫版Bucky特性整理

--峪--:

澪:



涨姿势


Panda-Planet:



先整理20點,當作自己之後圖梗或文梗的參考。都是漫畫看到目前為止的個人心得。
因為是個.人.心.得,所以請帶著愛與寬容看待,感到雷就快退出頁面或跟MARVEL官方抱怨XD







-----


角色全名:James Buchanan Barnes




人物特性:




1,精通多國語言。


(二戰時美俄聯合作戰,跟蘇聯大兵打打鬧鬧幾天就學會俄語了,學習力高到氣死一眾外文系)




2,髒話連播。


(大概只有Steve沒被罵過)




3,撲克牌賭錢高手。


(Nick和獵鷹堅持他出老千,但從沒成功抓到過;啾啾被削的慘到聽說Bucky復活後,第一個念頭是『慘了我要還他錢』)


(另一個賭牌高手叫做Loki,不過除了他哥外復仇者中沒人想跟他賭)




4,大概只要是扯到錢的賭局都不會輸。


(從沒見這小子欠錢花)


(同理可證從沒見Loki欠錢花)




5,暗殺專門,人間兵器。


(本來就在負責暗殺美國隊長不方便或下不了手的敵人)



6,狙擊力高到像是開外掛。後期強到可以在地球上瞄準月球的目標...= =(Punisher稱他的狙擊力為地球前十強,無排名先後)


(Punisher自己為十強之一)




7,十幾歲就會去偷跑去酒吧,撒嬌耍賴討酒喝,但酒量其實普普。



8,懼高,討厭從高處往下跳。


(漫畫設定中,Bucky的父親是因為跳傘時設備出問題而摔死,造成了他的童年陰影。跳傘前會跟Steve該該。電影版也有類似的橋段XD)



9,戰術技巧不亞於Steve,但一衝動起來,所有戰術就會變成『衝進去→開殺開砸→任務完成,爽!』


(獵鷹時常擔心到掉毛)






10,非常擅長脫逃,小則弄壞手銬,大則把監獄炸掉。


(大概是因為被公認為隊長的軟肋,沒事就會被反派綁架,結果累積了極高的被綁票經驗值......)
(流程大概就是被抓→內心OS『他奶奶個熊怎麼又抓我!』→開始炸牢房炸監獄搶武器搞破壞→等夥伴接應或自己逃跑)




11,甜食控


(任務出到一半會跑去鬆餅店,巧克力會拿起來整塊啃)




12,青少年等級的食欲


(Nick Fury曰:我見過最拼命作戰的Bucky,是在餓了好幾天後跟德軍搶牛肉時...)


(對俄國有好感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俄羅斯燉菜很好吃←冬兵期間也會自己找樂子)




13,其實很會打掃,注重整潔


(跟復仇者成員同住時,會要求大家不准破壞家具;看到狼叔糟糕的衛生習慣和居住環境後,整個人大便臉了很久)




14,總之很會調戲&應付傲嬌系的人


(老夥伴Namor是亞特蘭提斯王子殿下,標準傲嬌,Bucky不調戲他會死(欸




15,是個好哥哥,但對嬰兒苦手


(漫畫設定中有一個妹妹,母親去世後一直兄代母職的照顧她,但成為隊長助手後,因為無法跟妹妹述說戰爭的殘酷,以及為了她的安全著想,很長一段時間忍著不與她連絡)




16,不管上司是美國人俄國人還是九頭蛇,總之認為自己是正確的+情緒激動時,腦中指令就會全部切換成『上司他媽的算老幾』
(對Steve會變成比較溫柔版的『你知道你阻止不了我』)


(Nick Fury應付熊孩子的等級太高,表示Bucky還算是好帶的)



17,最無法忍受的事是Steve變壞


(反派曾以這點對他精神攻擊,讓他一直看到Steve黑化的幻覺,搞到Bucky差點崩潰)
(P.S 當攻擊對象變成Steve時,就是一直讓隊長看到Bucky死掉來不及救的幻覺......←官方腦有洞)




18,長相可愛性格開朗,二戰時幾乎全軍營的哥哥叔叔伯伯們都疼他(搏擊訓練時被打趴幾次後可能會變得不那麼疼一點),暱稱『軍隊吉祥物』


(後來將軍作媒,送給隊長當個人專屬吉祥物了←)


(用現代話來說就是『戰場上的傑尼斯』)







19,跟復仇者全員中唯一有溝通困難的是Thor,因為Bucky搞不懂他為何老是用演莎翁名劇的方式講話。




20,復仇者中常和獵鷹&寡姐共同行動,敵人等級較高時會換成跟啾啾和小蛛蛛出任務


(有時也會跟             

                   很髒的             
狼叔)


(跟後者組隊時Bucky會表現得比較穩重因為另外兩個實在很吵


(隊長也出現的場合要不然就是在放閃,要不然就是Bucky有危險時隊長             

                   像燕尾服蒙面俠一樣的             
去救,結果還是在放閃


-----




以上整理主要參考自Ed親爹版(16歲起跳版)的Bucky。


















古早版的年紀太小了,跟隊長比較像單親爸爸帶兒子......QwQ

 

【fgo/咕哒兰】青春恋爱物语(下)

卡肉,存档。

【fgo/咕哒兰】青春恋爱物语

藤丸立香x兰斯洛特

现代paro

ooc预警







兰斯洛特本就不是对他人心存成见的人,先前出于对玛修的保护心而生的不待见此刻早已完全消散,只觉得藤丸立香这个孩子当真是个好孩子,婚姻之事尚远,眼下当玛修的男朋友未尝不可。他心里这样想了,也这样对立香说了。



“藤丸君,我忙于工作,也许她大学这一段时间反而是你帮了她许多……她是个好女孩,虽然眼下我很抱歉还不能确定你们之后的婚姻之事,但您当她的恋人我完全赞同。”



藤丸立香的表情瞬间变得古怪,睁大了深蓝色的眼睛,脸色苍白。



兰斯洛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欲询问就被年轻人按住了肩膀。年轻人按住他的手微微颤抖,兰斯洛特很是担心,轻声细语地试问道:“立香,怎么了?”



他很是关心这看起来状态不好的年轻人,刻意疏离回避的姓氏都省去了,直接叫了男孩的名字。



“……您误会了……”



年轻人比他矮上十几公分,抬起头看兰斯洛特,半天挤出一句话,明亮的眼睛有点湿漉漉的,尚还稚气的脸上有委屈之色。



兰斯洛特被立香这么可怜兮兮地看上一眼,心里充满了对年幼者的怜惜,虽是反复思考不知缘由,仍是软言软语地对立香讲话:“好孩子,我误会什么了?”



藤丸立香这时心里也觉得这般失态丢人,但刚刚兰斯洛特那番话让他一时压抑不住——他以为对这先生的追求足够明显了,还以为终于大功告成,人家却把他当女婿呢!他到底是少年人,忍不住就眼睛一酸。



不过见到兰斯洛特这样关切自己,立香又有些开心,执意要顺着兰斯洛特这软言软语讨个便宜,顺手伸开双臂抱住了比自己高的男人。



兰斯洛特一愣,以为是这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受了委屈又无长辈诉说,就抬手摸了摸那头黑发,好像又多了个儿子。



藤丸立香在这个想要当他岳父的男人怀里,鼻间是淡淡的香水味,想起了崔斯坦先生曾讲过的,“兰斯洛特有时候过于体贴别人,反而要直白地对他讲”。



立香心一横,忍着心口的疼痛,带着惶恐与不安地开口,“您,兰斯洛特先生,我喜欢的……是您。”



那句话宛如一声惊雷炸响在耳畔,过大的冲击使兰斯洛特的呼吸暂停了一瞬,心脏咚咚狂响,湖水般清澈的眼睛里映着那少年羞赧不安又有十足勇气的身影。



“……主啊,”兰斯洛特张着口,“您,您在说什么……”



藤丸立香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按住兰斯洛特肩膀的手向上摸到了后颈,用力将身高超过了190公分的拉了过来,吻住了男人还因惊讶微微张开的嘴唇——他亲吻了自己爱慕已久的人,这个认知让藤丸立香从心底泛满了甜蜜,忍不住舔开兰斯洛特坚毅的唇缝,去亲吻他柔软的舌头。



兰斯洛特在被立香吻住时吓了一跳,未来得及推开他,此时因这愈加过分的行径,抬手要用力推开他——然而这时候立香离开了他的嘴唇。



年轻人黯淡着神情,抬头请求他,声音竟带了啜泣声:“请您别拒绝我……”



兰斯洛特又能怎么做呢,他此刻记起了藤丸立香那孑然一身的身世,心底泛软,闭上眼睛,再也推不开他了。



立香继续亲吻兰斯洛特的嘴唇,心里知道他又捏住了男人的软肋,感到内疚与惭愧,可也无法忽视心中的雀跃。



“我喜欢您,先生……”立香一边亲吻着兰斯洛特的嘴唇一边用即将哭泣的声线吐露着辛苦的爱慕之情,“兰斯洛特先生,我喜欢您。”



兰斯洛特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正好被立香顺着唇缝亲住了他的舌头。少年人的亲吻青涩笨拙,可兰斯洛特不知怎的觉得面上燥热,腰腿发软,情不自禁闭上眼,几声声响从相贴的唇齿露出来,被这青涩的吻亲得七荤八素。



“我喜欢您,先生……您对我是怎样想的?”



在立香单方面热情的告白中猛地听见这声疑问,像是冷水泼下来般一下子令兰斯洛特清醒了。



他睁开眼,看到那年轻人不安而充满希冀地注视着自己。



兰斯洛特眼前有些发晕。藤丸立香喜欢他这个带着女儿的单身男人,他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而立香大学还未毕业……无论怎样,这都是不合情理,不道德的。他打定主意,心怀对这年轻人未来的担忧,沉下脸冷声道:“藤丸立香,我和你是没有可能的。”



立香脸上出现忍不住的失落,可眼睛仍是注视着兰斯洛特,“您是不喜欢我,还是担心我呢?先生,您是哪样呢?”



他理应直白而坚定地表明自己只将立香当作女儿的同学,值得信赖的好孩子,或者玛修的准男友,可兰斯洛特的嘴巴竟讲不出这样的话。兰斯洛特此时又想起了那个雨夜,送玛修回来却被变大的雨势困在自己家中的年轻人,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向他讲起了那遥远而不堪回首的往事,又是因为什么接受了年轻人的安慰……



瞧出他些许的犹豫,立香拿出被前辈库丘林夸赞的敏捷劲儿,探上前去再次亲吻了兰斯洛特。



“您不喜欢的话,”立香天真而执拗地看着他,“请推开我。”



“若您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拒绝,”年轻人又亲吻了他的嘴唇,轻轻地说,“我会恨您。”



藤丸立香话说得极为轻柔,兰斯洛特却心惊胆战。他这般心地柔软、清正温和的人,本就顾及他人心情,又因为那不堪回首的过去,对于背叛他人、欺瞒他人更是害怕,而且想到立香会恨自己,更是胸口疼痛。



立香见他没有拒绝,只是沉默地任由自己亲吻,心里有了几分底气。



“您没有拒绝,”立香微微张开嘴唇,像只小动物一样笑着,“您喜欢我吗?”



兰斯洛特张了张嘴唇,没说话。



“兰斯洛特先生”,立香有几分焦躁,“您喜欢我吗?”



等不到回答,立香又向前凑近了兰斯洛特,“我可以吻您吗?”



你早已吻了很多次了。兰斯洛特忍不住在心里想,望着立香稚气的面孔,轻轻闭上了眼。



藤丸立香闭上眼睛,吻住了兰斯洛特,轻柔的,有些踌躇的。



如果这时兰斯洛特还不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他也不是能够令众多女性迷恋的兰斯洛特了。兰斯洛特微微张开嘴唇,立香立刻吻住了他的舌头,现在这个吻是炽热而坚定的了。



结束了这个有些激烈的亲吻,兰斯洛特呼吸有些不稳,他本应该游刃有余,却因藤丸立香而心跳加速。立香又去亲吻他常常透露忧郁之色的脸,手掌从他的颈后滑到腰间。



兰斯洛特在被年轻人在颈间烙下细碎的吻时,压抑着轻声的喘息开口说道,“您,您本该和年龄相仿的女孩儿做这种事……您本该找个可爱的女朋友,大学毕业后结婚,工作,然后有个孩子……”



立香抬头看兰斯洛特,见他脸上涌现出忧郁,湖水般的眼睛泛着痛苦,心知过于温柔的年长者仍在盼他有个稳定的未来。



“您不必担心,”立香轻吻着男人漂亮的锁骨,“您知道的,没人强迫我去过那安稳日子。”



他父母早亡,监护人是幼年的家庭医生,医生是个性格温和、希望立香的人生由他自己负责的人。



“况且再安稳的日子,比不上您一个笑容,先生。您若是吻我的话,我甚至可以即刻迈入坟墓。”



“您这是什么话!”被立香愈发不靠谱的话气恼到,兰斯洛特呵斥道,有些焦急地注视着立香,“我不过是您年轻生命里的一小段的过客,您本不应对我有这样的情感,更不应因我停下脚步。”



“我喜欢您,兰斯洛特先生,我爱您,没有什么比您更珍贵的。”



那年轻人又凑上来吻他,深蓝的眼睛像是浩瀚的星空,深情而真挚地告白着。



“您不久就会爱他人的。”兰斯洛特低声说道。



这便是症结所在了。立香心想,兰斯洛特先生这般为别人考虑、为自己感到自卑的人,担心他年轻的未来,惶恐他善变的心。



“我爱您,我只会爱您。”立香语速加快,急于证明自己的真心,现下却只有语言可以使用。他感到无力,眼眶不自觉湿润了起来。



“先生,兰斯洛特,我爱您……”



立香喃喃着这句告白,眼泪从深蓝色的眼睛里涌出来,啪嗒掉在兰斯洛特的面颊上。



那眼泪是滚烫的,灼烧兰斯洛特结冰般的心,在那一瞬间剥去了他冰冷的外壳。



兰斯洛特贴近立香,将他拥入怀中,宽大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少年毛茸茸的头顶,“您爱我,我是知道的。”



立香啜泣着,竭力忍住流淌不止的眼泪,“您呢,您爱我吗?”



那哭泣声敲击着兰斯洛特的心,他垂下睫毛,无奈而有些犹豫地轻声回答:“我爱你。”



少年的脸上一瞬间绽放了光彩,笑容像是耀眼的日光,满溢着幸福和满足。



他回抱住兰斯洛特,不知道今天第几次去亲吻他的嘴唇。这个吻是温柔而亲近的,然后逐渐变得热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