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漂流日志

【fgo/咕哒兰】青春恋爱物语(下)

卡肉,存档。

【fgo/咕哒兰】青春恋爱物语

藤丸立香x兰斯洛特

现代paro

ooc预警







兰斯洛特本就不是对他人心存成见的人,先前出于对玛修的保护心而生的不待见此刻早已完全消散,只觉得藤丸立香这个孩子当真是个好孩子,婚姻之事尚远,眼下当玛修的男朋友未尝不可。他心里这样想了,也这样对立香说了。



“藤丸君,我忙于工作,也许她大学这一段时间反而是你帮了她许多……她是个好女孩,虽然眼下我很抱歉还不能确定你们之后的婚姻之事,但您当她的恋人我完全赞同。”



藤丸立香的表情瞬间变得古怪,睁大了深蓝色的眼睛,脸色苍白。



兰斯洛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欲询问就被年轻人按住了肩膀。年轻人按住他的手微微颤抖,兰斯洛特很是担心,轻声细语地试问道:“立香,怎么了?”



他很是关心这看起来状态不好的年轻人,刻意疏离回避的姓氏都省去了,直接叫了男孩的名字。



“……您误会了……”



年轻人比他矮上十几公分,抬起头看兰斯洛特,半天挤出一句话,明亮的眼睛有点湿漉漉的,尚还稚气的脸上有委屈之色。



兰斯洛特被立香这么可怜兮兮地看上一眼,心里充满了对年幼者的怜惜,虽是反复思考不知缘由,仍是软言软语地对立香讲话:“好孩子,我误会什么了?”



藤丸立香这时心里也觉得这般失态丢人,但刚刚兰斯洛特那番话让他一时压抑不住——他以为对这先生的追求足够明显了,还以为终于大功告成,人家却把他当女婿呢!他到底是少年人,忍不住就眼睛一酸。



不过见到兰斯洛特这样关切自己,立香又有些开心,执意要顺着兰斯洛特这软言软语讨个便宜,顺手伸开双臂抱住了比自己高的男人。



兰斯洛特一愣,以为是这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受了委屈又无长辈诉说,就抬手摸了摸那头黑发,好像又多了个儿子。



藤丸立香在这个想要当他岳父的男人怀里,鼻间是淡淡的香水味,想起了崔斯坦先生曾讲过的,“兰斯洛特有时候过于体贴别人,反而要直白地对他讲”。



立香心一横,忍着心口的疼痛,带着惶恐与不安地开口,“您,兰斯洛特先生,我喜欢的……是您。”



那句话宛如一声惊雷炸响在耳畔,过大的冲击使兰斯洛特的呼吸暂停了一瞬,心脏咚咚狂响,湖水般清澈的眼睛里映着那少年羞赧不安又有十足勇气的身影。



“……主啊,”兰斯洛特张着口,“您,您在说什么……”



藤丸立香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按住兰斯洛特肩膀的手向上摸到了后颈,用力将身高超过了190公分的拉了过来,吻住了男人还因惊讶微微张开的嘴唇——他亲吻了自己爱慕已久的人,这个认知让藤丸立香从心底泛满了甜蜜,忍不住舔开兰斯洛特坚毅的唇缝,去亲吻他柔软的舌头。



兰斯洛特在被立香吻住时吓了一跳,未来得及推开他,此时因这愈加过分的行径,抬手要用力推开他——然而这时候立香离开了他的嘴唇。



年轻人黯淡着神情,抬头请求他,声音竟带了啜泣声:“请您别拒绝我……”



兰斯洛特又能怎么做呢,他此刻记起了藤丸立香那孑然一身的身世,心底泛软,闭上眼睛,再也推不开他了。



立香继续亲吻兰斯洛特的嘴唇,心里知道他又捏住了男人的软肋,感到内疚与惭愧,可也无法忽视心中的雀跃。



“我喜欢您,先生……”立香一边亲吻着兰斯洛特的嘴唇一边用即将哭泣的声线吐露着辛苦的爱慕之情,“兰斯洛特先生,我喜欢您。”



兰斯洛特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正好被立香顺着唇缝亲住了他的舌头。少年人的亲吻青涩笨拙,可兰斯洛特不知怎的觉得面上燥热,腰腿发软,情不自禁闭上眼,几声声响从相贴的唇齿露出来,被这青涩的吻亲得七荤八素。



“我喜欢您,先生……您对我是怎样想的?”



在立香单方面热情的告白中猛地听见这声疑问,像是冷水泼下来般一下子令兰斯洛特清醒了。



他睁开眼,看到那年轻人不安而充满希冀地注视着自己。



兰斯洛特眼前有些发晕。藤丸立香喜欢他这个带着女儿的单身男人,他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而立香大学还未毕业……无论怎样,这都是不合情理,不道德的。他打定主意,心怀对这年轻人未来的担忧,沉下脸冷声道:“藤丸立香,我和你是没有可能的。”



立香脸上出现忍不住的失落,可眼睛仍是注视着兰斯洛特,“您是不喜欢我,还是担心我呢?先生,您是哪样呢?”



他理应直白而坚定地表明自己只将立香当作女儿的同学,值得信赖的好孩子,或者玛修的准男友,可兰斯洛特的嘴巴竟讲不出这样的话。兰斯洛特此时又想起了那个雨夜,送玛修回来却被变大的雨势困在自己家中的年轻人,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向他讲起了那遥远而不堪回首的往事,又是因为什么接受了年轻人的安慰……



瞧出他些许的犹豫,立香拿出被前辈库丘林夸赞的敏捷劲儿,探上前去再次亲吻了兰斯洛特。



“您不喜欢的话,”立香天真而执拗地看着他,“请推开我。”



“若您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拒绝,”年轻人又亲吻了他的嘴唇,轻轻地说,“我会恨您。”



藤丸立香话说得极为轻柔,兰斯洛特却心惊胆战。他这般心地柔软、清正温和的人,本就顾及他人心情,又因为那不堪回首的过去,对于背叛他人、欺瞒他人更是害怕,而且想到立香会恨自己,更是胸口疼痛。



立香见他没有拒绝,只是沉默地任由自己亲吻,心里有了几分底气。



“您没有拒绝,”立香微微张开嘴唇,像只小动物一样笑着,“您喜欢我吗?”



兰斯洛特张了张嘴唇,没说话。



“兰斯洛特先生”,立香有几分焦躁,“您喜欢我吗?”



等不到回答,立香又向前凑近了兰斯洛特,“我可以吻您吗?”



你早已吻了很多次了。兰斯洛特忍不住在心里想,望着立香稚气的面孔,轻轻闭上了眼。



藤丸立香闭上眼睛,吻住了兰斯洛特,轻柔的,有些踌躇的。



如果这时兰斯洛特还不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他也不是能够令众多女性迷恋的兰斯洛特了。兰斯洛特微微张开嘴唇,立香立刻吻住了他的舌头,现在这个吻是炽热而坚定的了。



结束了这个有些激烈的亲吻,兰斯洛特呼吸有些不稳,他本应该游刃有余,却因藤丸立香而心跳加速。立香又去亲吻他常常透露忧郁之色的脸,手掌从他的颈后滑到腰间。



兰斯洛特在被年轻人在颈间烙下细碎的吻时,压抑着轻声的喘息开口说道,“您,您本该和年龄相仿的女孩儿做这种事……您本该找个可爱的女朋友,大学毕业后结婚,工作,然后有个孩子……”



立香抬头看兰斯洛特,见他脸上涌现出忧郁,湖水般的眼睛泛着痛苦,心知过于温柔的年长者仍在盼他有个稳定的未来。



“您不必担心,”立香轻吻着男人漂亮的锁骨,“您知道的,没人强迫我去过那安稳日子。”



他父母早亡,监护人是幼年的家庭医生,医生是个性格温和、希望立香的人生由他自己负责的人。



“况且再安稳的日子,比不上您一个笑容,先生。您若是吻我的话,我甚至可以即刻迈入坟墓。”



“您这是什么话!”被立香愈发不靠谱的话气恼到,兰斯洛特呵斥道,有些焦急地注视着立香,“我不过是您年轻生命里的一小段的过客,您本不应对我有这样的情感,更不应因我停下脚步。”



“我喜欢您,兰斯洛特先生,我爱您,没有什么比您更珍贵的。”



那年轻人又凑上来吻他,深蓝的眼睛像是浩瀚的星空,深情而真挚地告白着。



“您不久就会爱他人的。”兰斯洛特低声说道。



这便是症结所在了。立香心想,兰斯洛特先生这般为别人考虑、为自己感到自卑的人,担心他年轻的未来,惶恐他善变的心。



“我爱您,我只会爱您。”立香语速加快,急于证明自己的真心,现下却只有语言可以使用。他感到无力,眼眶不自觉湿润了起来。



“先生,兰斯洛特,我爱您……”



立香喃喃着这句告白,眼泪从深蓝色的眼睛里涌出来,啪嗒掉在兰斯洛特的面颊上。



那眼泪是滚烫的,灼烧兰斯洛特结冰般的心,在那一瞬间剥去了他冰冷的外壳。



兰斯洛特贴近立香,将他拥入怀中,宽大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少年毛茸茸的头顶,“您爱我,我是知道的。”



立香啜泣着,竭力忍住流淌不止的眼泪,“您呢,您爱我吗?”



那哭泣声敲击着兰斯洛特的心,他垂下睫毛,无奈而有些犹豫地轻声回答:“我爱你。”



少年的脸上一瞬间绽放了光彩,笑容像是耀眼的日光,满溢着幸福和满足。



他回抱住兰斯洛特,不知道今天第几次去亲吻他的嘴唇。这个吻是温柔而亲近的,然后逐渐变得热烈。